翔迷社区 - 一个拥有飞翔梦想的无人机社区[FlyFan forum - with  a flying dream]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397|回复: 0

第八十三回虎将杨再兴

[复制链接]

299

主题

299

帖子

1217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217
发表于 2017-6-30 01:06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五日后,杨再兴与杨孝祖、董先、诸葛英来到梁山伯。见一片大水,漫无边际,四人沿湖走了一天,也没有找到旱路。好不容易见到一个打鱼人,打听方知,梁山泊好汉招安后,山上已无人烟,山寨原来的渡船、码头、接待客人的酒店已全部撤除,欲到山寨,只有去石碣村或李家道口、雇船前往。四人看天色已晚,附近没有可借宿的村镇,就在一片树林中吃点干粮,野外露宿。三更左右,值夜的杨孝祖听得林外响声有异,忙唤起杨再兴等上马戒备。猛听得林外锣声连响,四周燃起无数火把,看来小树林已被包围。火光中,一名骑马的年轻人尖声叫道:“窥探梁山泊的贼子,还不出来受死!”杨再兴尚未判定是怎么回事,董先与诸葛英已经冲出树林与两名青年人交起手来。杨再兴只得与杨孝祖出林观战。只见一名用双刀的年轻人与诸葛英打个旗鼓相当;另一位用花枪的年轻人却被董先唰唰几铲打的连连倒退,突然,他虚晃一枪,打马逃走。杨再兴‘小心有诈’尚未喊出,那人已转身一箭,将董先射落马下。杨再兴与杨孝祖并马冲上,杨孝祖下马救董先,杨再兴截住又转身杀回的年轻人,交手一个回合,就轻易将他活捉过马。与诸葛英交战的年轻人,看势不妙,打了个呼哨就跑,拿火把的人也随之四散。杨再兴将俘虏靠树捆牢,看到杨孝祖已帮董先起出左臂上的箭矢,包扎好了伤口。正要去审讯俘虏的来路,小树林外火把又亮起,那群人在一位身材高大、手提方天画戟的青年人带领下,又围住了树林。杨再兴大怒,提双短戟上马冲出,对年轻人道:“且看某的短戟较你的长戟如何!”道罢,动手就打。二人交手八九回合,那人突然用长戟架住两支短戟,道:“且住!阁下武艺高强,不像鸡鸣狗盗之辈,且说明来历再战!”杨再兴道:“吾乃河东杨再兴是也!今日携友路过此地,找不到宿处,权且露宿小树林,并未招惹他人!尔等夤夜明火执仗围杀,所为何来!敢是齐鲁人善欺生吗?”那人忙将画戟插到地上,翻身下马,抱拳施礼道:“原来是杨兄,在下有礼啦!在下姓花名聪,是梁山泊好汉‘小李广花荣’之子,同两个妹妹蜗居离此不远的湖岸酒店。白天,小妹听报诸位四处打听上山之路,误以为是盗墓贼,就带人来捉拿,结果误伤贵友被擒。深秋夜凉,露宿不便,请诸位到蜗居休息,容在下置酒赔罪如何?”杨孝祖道:“花公子言重啦!说起来咱们不是外人,我家少爷乃‘青面兽’杨志之子,这赔罪之说再休提起!”旁边年轻人道:“哥,我说什么来着!清姐就是性急,不等问清名姓就动手,看看!大水冲了龙王庙不是?”诸葛英道:“我俩也是见面就打,彼此彼此!反正董哥箭伤不重,令妹亦无恙!大伙就算不打不相识吧!无需赔罪,有热茶、温酒喝几杯也不错!是吧,师兄?”杨再兴道:“既然如此,就叨扰花兄啦!请!”
杨再兴一行,随花家兄妹来到李家道口酒店,话谈中花聪道:“我们原住在清风寨,前年家父亡后,我们兄妹遵遗嘱把他老人家葬在廖儿洼。去年扫墓,发现宋大王的墓竟被人盗过,就在此盖了这座酒店,目的是替先人守墓!当然,亦有接待来迁坟、祭扫的梁山伯好汉后人之意。今春,登州解珍、解宝二位叔父的后人刚把他们的骨殖请走。”杨志道:“花兄为诸位叔伯常年护坟,令人佩服!此地可有渡船吗?”花清道:“好叫杨大哥知道,我们这儿哪,不仅渡船,就连起坟的各种用具、香烛、纸麻亦应有尽有!”
次日,花聪令手下驾船渡众人过湖,在金沙滩靠岸后,先上山瞻仰了宛子城,聚义厅等古迹,后来到后山廖儿洼。摆好供品,祭过后,花聪的随从在坟头搭了个简易的小棚,以大块白布做棚顶,据说是不能让尸骨见天。然后放了鞭炮,就开始挖坟。杨志的棺材木质不错,尚未糟烂,开启后,杨再兴小心地将父亲的骨殖慢慢拾起,包在一个红包袱内,把陪葬的腰刀、刀杆带上,过湖回酒店。
次日离开时,花聪兄妹远送十里之外,道:“杨大哥今后行止如何?能让小弟附骥尾否?”杨再兴道:“前时听说金兵已经破了潞州、两狼关,现在驻马河间府虎视汴京。国家灾乱已起,杨某虽然报国无门,亦不愿看‘金狗’猖獗中原!葬父后,或组织亲丁家将、火塘寨子弟兵保卫家园;或投入朝廷抗金大军杀敌卫国,还在未定之数,贤兄妹若不嫌再兴不才,他日但有所举,定当诚心相邀!生死与共!”花聪大喜道:“弟等在此专候杨兄佳音!”
却说杨再兴葬过父亲,就组织寨中子弟整备刀枪、修缮寨门寨墙,防备金兵来犯,同时派出探子探消息。过了两个月,探子来报:金人攻破汴京后,将皇宫财宝洗劫一空,http://www.yalunwl.com/yxbcs/13.html带着老少皇帝返回金都;国内无主,各地节度使、封疆大吏皆不知所措,有的拥兵自保,有的无耻投敌,亦有的带兵抗击金兵;各地有能为的义士、江湖好汉纷纷占山为王,或自保、或别有所图。杨志想了想,对母亲道:“眼下金兵已退回塞外,火塘寨可保无虑。孩儿欲留孝宗、孝祖两位世叔护家,带董、诸二师弟去山东投刘豫节度使,他现在是抗金的将领之一,不知母亲意下如何?”黄梅道:“国难当头匹夫有责,吾儿虽没有朝廷功名,亦应将学成的本领用到抗金上,火塘寨有孝祖、孝宗领着八大管事,二千老少子弟兵足以自报。杨卫火、杨卫塘已经十七啦,跟你在点苍山也学过几年艺,身手比八大管事还强一些,娘令他俩各带十名王姓子弟,做你的亲兵护卫。到了山东,有时间去二龙山一趟,你曹姨父的两个孩子怕也不小啦,他们从小就爱舞刀弄枪的,想法把他们也带入军中,记住: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!”杨再兴临行,把背上的双戟交与妻子童百合,道:“为夫此行,归来无期!继周长大,麻烦你把我教你的戟法,传与他。此戟是文远爷爷的特制兵器,对接起来可以当大枪使,请杨孝祖叔叔传他杨家的枪招。好好侍奉娘亲,等吾回来!”
数日后,杨再兴带董先、诸葛英、杨卫火、杨卫塘及二十名子弟兵起程去山东。刚入鲁境,就听路上行人纷纷传说,‘刘豫’投了金人,被金兀术封为鲁王。杨再兴十分气愤,带众人改道去李家道口,找‘花聪’兄妹。那知,昔日湖边的酒店已被烧成一片瓦砾,细查现场,在一棵半焦的树身上刻有:“花在清风寨”字样,疑是‘花聪’所留,就改道去清风寨。
‘花聪’果然在清风寨。二人相见甚欢,互道别后行径。花聪道:“刘豫投敌后,在山东道上四处收络江湖人士为金人做走狗,几次三番找小弟,强邀我投鲁王府做将军。小弟一怒之下,杀了鲁王的使者,放火烧了酒店,留十名火家驻在宛子城守坟,其余的全带到清风寨。现在小弟已聚集二千多人马,随时供大哥调遣!不知大哥准备干什么?”杨再兴道:“原准备投朝廷官军抗金!可是,张所大元帅在江南,岳飞、韩世忠居无定所,刘豫又投降了金人,我现在还真不知道该去哪里好呢!”花聪道:“杨大哥呀!据小弟手下探知,金兵在各省都驻有人马,要抗金在那里都一样,我们在清风山竖起抗金大旗,招兵买马,照样是抗金!干嘛非要投别人麾下呢?”花清道:“是嘛!在山东抗金我们还占个地熟、人和耶!”杨再兴道:“也好!只是不能在这里安家!清风山山小,地贫、人稀,回旋余地不大,粮草也不易筹集。离此不远的九龙山,方圆数百里,山高林密,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下山就是金兵防守的重镇,要大干,就去那里安窑扎寨!”花风道:“我哥早就相中那个地方啦!只是那山已有主啦!‘赛张飞姜兴霸’已立窑一年多啦!”杨再兴道:“谁占都一样,只要是抗金的人马,我们可以入伙嘛!”花清道:“算了吧!姜兴霸占山是为了给自己建个安乐窝,他整日就会欺男霸女,抢掠百姓,不到一年就抢了九个压寨夫人,据说与刘豫勾勾搭搭关系暧昧,他才不会抗金呢!”杨再兴气愤地道:“贤兄妹为什么不发兵除了这个绿林败类?”花聪道:“前些时,小弟一人去探过山,话不投机与他动手,那小子力大无穷,武艺精湛,兵器也好,手中的‘提炉枪’据说是前朝名将秦叔宝的神枪。只打了三个回合,小弟就败了,所以、、、、、、”。“明天我们就去会会他!杨某如果连一个山贼也杀不过,还谈什么抗金保国?”杨再兴豪气满怀地道。
第二天,‘花聪’留下两位妹妹守寨,自领二千名小喽啰随杨再兴去打九龙山。到了山下,杨再兴叫‘花聪’把人马藏起,只带杨卫火、杨卫塘两人去叫阵。‘姜兴霸’闻报只有三人来闯山叫阵,就只带百余名小喽啰出寨会敌。杨再兴细看姜兴霸,见他长得,身高丈二、豹头环眼、三寸长的‘连腮虬髯’几乎遮了大半个脸,身穿镔铁链环甲,头戴三叉戟帅盔,还插了两根野鸡翎,打扮的不伦不类;手中的钢枪粗如鹅卵,重有八十多斤,不由也暗暗喝彩。杨再兴与他激战八十个回合,用金宝刀砍中他三次,都叫枪杆挡住,削不断,也伤不了人。杨再兴只好佯败,诱敌来追,偷偷拔出一支小铁戟,转身射中‘姜兴霸’的咽喉,复一刀砍下头来,杨卫火下马抗起姜兴霸的‘提炉宝枪’,杨卫塘牵上乌椎马。随姜兴霸下山的小喽啰见寨主被杀,哄然逃往山寨,杨再兴扬天发出一声长啸,拍马追向山寨。当花聪听到啸声带兵冲入山寨时,九龙山的小喽啰已跪地请降。杨再兴令山上所有小喽啰全部集合,道:“吾叫杨再兴,原想劝姜兴霸共同抗金,姜兴霸因与金人有勾结,欲效刘豫做汉奸,只好杀之!尔等如愿随杨某在此抗金保国的欢迎留下!不愿留的可以自行下山。”众喽啰大部分愿意留下。杨再兴令董先带五百清风寨的小喽啰巡山护寨;令花聪速回清风寨搬家;令诸葛英、杨卫火,把愿意留下的小喽啰重新登记编队。自己带着杨卫塘及二十名亲兵,巡看山寨地形、防务,清查仓库粮草。三天后,九龙山寨已整顿就绪,杨再兴是寨主,花聪是副寨主,董先、诸葛英、花清、花风、是管事头目,杨卫火、杨卫塘是哨长。两山寨的小喽啰以清风寨的人马为主,编成二十个小队,每队二百人,由原来清风寨的兵士长,及火塘寨的二十名亲兵任正副小队长。杨再兴对诸头目道:“九龙山粮草充足,够现在的人马吃二年,但人马少,训练差,还不能有军事行动!我命令:花聪兄弟负责快速建立情报网,向附近各州、府、县城、乃至汴京、金陵派出探事人员;董先负责加紧训练士卒,花清负责全山寨的钱粮收支,花风、杨卫火、杨卫塘、负责招兵买马。我与诸葛英下山一趟。”
杨再兴下山是去二龙山找曹家表哥的。到曹家村打听得知,姨表哥曹天成、曹天亮已带人上了二龙山。杨再兴大喜,与诸葛英上了二龙山。二龙山现在有四个头领,大头领是杨再兴的大表哥曹天成、二头领是曹天亮、三头领是梁山伯好汉‘菜园子张青’的孩子张翼、四头领是‘金眼彪施恩’的孩子施环,共有五百余名小喽啰。杨再兴劝他们同到九龙山抗金,诸头领乐从,随放弃二龙山山寨,拉着粮草、家什跟杨再兴上九龙山。现在,九龙山有人马六千余众,战将十二员,经过近二个月的训练,杨再兴觉得可以作战了,就开始行动。
东平府是金兵在山东的一个粮草转运站,由小都督‘哈而赤’率平章(平章:乃金国的武将官衔,相当于现在的团长)‘铜先文郎’、‘铜先都牙’兄弟及八千金兵守护。东平城防则由刘豫的鲁军将领何威、领军牙门将张昌、许能、曹维扬,兰海涛及七千鲁军守护。杨再兴的第一个打击目标就是东平府。当天,杨再兴令曹天成、曹天亮、杨卫火、杨卫塘带领一百名精悍的小喽啰化妆混入东平城,要求夜里五更前,夺下东城门。三更时分,杨再兴率诸将及五千人马悄悄运动到东平城下,四更初,城门楼发出信号。杨再兴率军入城,留曹氏兄弟带五百人守城门;令花聪、诸葛英、施环、杨卫火、杨卫塘率领二千五百人堵鲁军的兵营大门;自带董先、张翼领三千人马攻向金兵的粮草库。粮草库守将哈尔赤入侵中原以来,很少遇到抵抗,骄横惯了,闻报有山贼夜袭,根本不在乎,连盔甲也没穿就带着‘铜先文郎’、‘铜先都牙’杀出粮草库。杨再兴迎着‘哈尔赤’,交马三回合就把‘哈尔赤’挑死马下;‘铜先文郎’迎战董先,只接下董先第一铲,第二回合就被铁铲打烂头颅;‘铜先都牙’与张翼斗到第四回合时,杨再兴已把‘哈尔赤’解决,顺手一枪刺向他的后背,‘铜先都牙’一惊,侧身躲枪,张翼趁机一刀削掉他的头颅。杨再兴把枪一挥领头杀入粮草库,这时,守库的金兵,已大部分被惊起,个个衣甲不整,人人心惊肉跳,如何能抵挡这三千虎狼之师,不消半个时辰八千人马就被杀的四处奔逃、伤亡殆尽。杨再兴留董先率二千小喽啰守护粮草,自带一千人马冲向鲁军兵营。
鲁军兵营前已乱成一锅粥。本来,花聪这股人马是悄悄摸到军营前,并未惊动哨兵。金兵粮草库开打后,金兵向鲁军发出了警报。鲁军守将何威立即整顿人马出营救援,当被一阵箭雨射回,这才知道敌人也到了鲁军的营地http://www.zmminying.com/ccnpxyy/3517.html。情急之下令诸将拼命突围,与九龙山的战将展开混战。杨再兴到时,双方十名战将正在不宽的军营门前捉对拼杀,十匹战马进退盘旋,把出营的道路堵的死死的,双方的士卒都在呐喊助威、、、、、、。杨再兴令张翼指挥小喽啰准备进攻,拍马冲入战团。一枪刺死与杨卫火交战的曹文扬,转身把与杨卫塘争斗的兰海涛抽下马。正把施环逼得步步后退的鲁军主将何威,看到杨再兴厉害,舍了施环截住杨再兴,道:“来将何人?”杨再兴大喝一声:“九龙山二郎神杨再兴!”话音未落一枪刺出,正中何威小腹,双臂较力将何威挑起砸向鲁军营门,把挤在门前的鲁军砸倒一片,大喝道:“鲁军有血性的儿郎随吾杀金兵!不愿去的放下兵器免死!这时,花聪等已把鲁军战将许能、张昌杀死,无将指挥的鲁军士兵见杨再兴如此英勇,皆以为是二郎神下凡,纷纷倒戈投诚。此一役,九龙山缴获了大批粮草、军械、战马及不少的银子。杨再兴从投诚的六千鲁军中挑出四千人留在山寨,其余的遣散。经此一战,二郎神杨再兴的名号传遍鲁中大地。河北、山东有不少占山抗金的小股义军纷纷来投,九龙山的人马迅速发展到二万人,还新收了天王山穆亲家的两位表哥,穆旋、穆焕、佘家的,‘佘鹞’表弟、及穆柯寨家将孟邦杰四名战将。
金国驻山东的大都督‘粘罕’闻报大惊,派麾下勇将‘粘得利’、陆吉安率二万金兵,刘豫的二万鲁军进剿九龙山。杨再兴下令山寨诸将,在交战中对待金兵、金将是格杀勿论;对待鲁军将士则是活捉再放回;造成金军对鲁军的不信任。趁风雨之夜偷袭金军大营,杀了粘罕的爱将粘得利,并故意将伪造的刘豫来信让陆吉安得到。当陆吉安带领不足千人的残兵向粘罕汇报后,粘罕以为刘豫与杨再兴有勾结,就派人杀了刘豫。并把驻在山东各地的小股金兵全部集中到战略要地驻扎,再也不敢轻易招惹九龙山,杨再兴的名气很快传遍全国。在金陵即位的宋康王赵构,派专使送圣旨封杨再兴为‘齐鲁将军’,诏杨再兴去金陵护驾。杨再兴听说赵构是由金军大营偷跑出来的,不相信他能精心图治,中兴大宋,就不接诏。只管单独与金军作战,数年来共歼灭金军达五万人之多,占金军入侵山东总人数的一多半。九龙山的人马也发展到近六万人马。
杨再兴看近来山寨无事,就出面说合让董先与花清、诸葛英与花风结亲,夫妻共同抗金。山寨正在办喜事,巡哨长杨卫火带进大寨一个年轻人,说是有急事要见杨寨主。杨再兴出厅接见,那人见面就大哭道:“再兴贤侄!请你借我一万人马去救我老父亲!”厅内诸将见那人年龄似乎还没有寨主大,竟以长辈的口气与寨主说话,以为是个疯子。杨再兴亦满头雾水,只好道:“阁下,请说明身份来历,再言其它!”那人急道:“什么?你小子叫我‘搁下’!(阁)救爹如救火!这么急的事你能搁下,我杨耿可搁不下!哼!老杨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无情义的傻子!”杨再兴这才看出来人心眼不够用,就和气的道:“我先答应借兵给你!可你得告诉我你爹是谁?出了什么事?”那人马上破涕为笑道:“这还差不多!咱爹名叫杨文仁,带人送瓷器去大名府,在清河县被金兵全抢走了,几十个护车的不好好学武的小子都战死了,咱爹也叫网罩住不能动,捆起来啦!我正要去救,爹喊:‘甭管我!快去九龙山找兴儿要肉吃!’爹说过的,你是文广大伯的孙子,山上有好多肉,你怎么还不给我端呀?”杨再兴总算弄明白原来是四爷杨文仁的孩子,自己的傻小叔到了。忙叫人领杨耿去吃饭、沐浴、更衣,令佘鹞快马赶到清河县探明情况,而后对花聪道:“我四爷遇难,必须去救!贤弟看好山寨,我最多一个月就回来。”随点孟邦杰、穆焕、穆旋、杨卫火、杨卫塘,带五千骑兵由杨耿做向导直扑清河县。傍晚大军来到景阳冈下,杨再兴下令埋锅造饭。初更,佘鹞来报:“山寨在清河的眼线查明,金兵有股万余人的搜宝队,专门在燕赵一带挖古墓、抢大户为金兀术敛财。因在清河发现古墓就扎营在赵王陵。带队的金将叫完颜善,带着一千亲兵单独住在赵王庙里,杨老爷子就关在那里。”杨再兴想了想道:“孟邦杰在此带队,我与佘鹞、卫火,卫塘换上金兵服装先去救人,看到我们放的火流星就赶去接应!不见信号不要轻举妄动!”
夜三更天,杨再兴等人弄到一个敌哨兵,问明关人的地方,悄悄跃墙进去救出被绑在廊柱上的杨文仁。发现人并未受伤,心中大喜。本想留一千人马保护杨文仁,杨文仁道:“老夫手中宝刀尚未老,昨日要不是突然被网罩住,何能被捉?你小子既要干掉这股掘墓贼,咱就一齐上吧!看看谁砍的人多!”杨再兴大喜,下令道:“人马运动到金兵营外后,每人向营内发射两支火箭,然后趁乱呐喊冲杀!”五更初,人马悄悄到位。跟着飞向营内的上万支火箭,杨再兴与杨文仁并马冲向金兵营门,杨老将大刀一挥砍开营门,杨再兴啪!啪!两枪挑飞营门,身后孟邦杰举双斧、佘鹞、杨耿举双锤、穆旋、穆焕挺双枪、杨卫火举双刀、杨卫塘举双鞭,一齐杀进敌营。睡梦中的金兵在烟火中乱跑乱窜,成了待宰的糕羊,大部分惊跑出来的人身遭横死,个别躲在牛皮帐中打哆嗦的胆小鬼却有幸活命,做了俘虏被遣散、、、、、、完颜善从梦中惊醒,也顾不得套车拉走抢来的珍宝,仅带数百名亲信逃跑。此次救人行动意外地为九龙山增添了大量财务储备,九龙山成了中原抗金的重要据点。
后来,抗金名将岳飞率大军奉旨收复山东,岳飞亲自出面邀杨再兴加入朝廷的抗金大军。杨再兴知道岳飞是抗金救国的大元帅,准备下山投诚,考虑到手下战将大部分是受过朝廷迫害的将领后代,对朝廷没有好感,就对岳飞道:“杨某与大元帅打个赌,你我单独交战,杨某败就率九龙山人马投入你的麾下;杨某胜你就投入九龙山归杨某指挥,如何?”岳飞道:“就以将军所言!”二人撒马交手,斗了一天,约有一千回合不分胜负。旁晚时,岳飞的长子岳云押解粮草归来,见乃父久战敌将不胜,就抡锤出阵助战。杨再兴勒马哈哈大笑道:“杨某不与‘言而无信、治军不严’的‘浪得虚名’之辈合作!”道罢,打马回山。岳飞回营大怒,下令斩了岳云,岳家军诸将跪地求情,岳飞不允。这时,在湖广投军的战将罗延庆道:“小将军不知大帅有令在先,误犯军规罪不至死!杨再兴曾是末将的结义兄弟,末将愿单骑上山向他说明原曲!”岳飞才转怒为喜,道:“http://ccbdf.ycnews.cn/ccbdfyy/12675.html既是如此,将岳云打四十军棍,由罗将军押上九龙山向杨将军赔罪!”
却说杨再兴见罗延庆上山,欣喜万分,道:“罗哥何以到此?怎么与岳家的公子一起上山?”罗延庆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去年愚兄接到弟的华函知弟在九龙山抗金,即带家将来投,路遇岳大帅的拜弟牛皋被金将战败,随救了牛将军,并帮他把粮草护送到大营,蒙岳大帅诚邀随入岳家军为将。此次岳大帅奉旨收复山东,十分敬慕贤弟的为人,是诚心邀贤弟下山共驱金狗、、、、、、、小将军岳云押粮草初归,不知你与大帅有‘单打独斗’之约,误犯军纪被斩,愚兄与诸将求情再三,岳大帅才把公子重责四十军棍,由愚兄送上山来验伤,兄弟已知岳云是误犯军规,明天的赌战是否还进行?”杨再兴道:“大丈夫一言既出如白染皂!岂能反悔!明日再战可矣!兄弟这就送大哥下山,等大事定后再叙兄弟之情!”送到山口时,杨再兴向罗延庆耳语几句分手。
第二天,杨再兴与岳飞大战三百余回合后,岳飞突然用左手偷拔出的铁锏按到杨再兴的背上,道:“承让了!”九龙山诸将见杨再兴赌战输了,同意加入岳家军。岳飞何以能轻易获胜?原来是杨再兴告诉罗延庆破杨家枪的绝招。回山后,杨再兴征求诸将意见,除董先、诸葛英、杨为火、杨卫塘、岳邦杰愿意跟杨再兴投军外,其余诸将都不愿做朝廷的官,于是,杨再兴将山上的银子分给诸将,带剩下的粮草及五万人马并入了岳家军。岳飞上表朝廷,赵构暂时封杨再兴为‘虎虏将军’衔,归岳大元帅麾下效力。两年来,杨再兴随岳飞南征北战,屡立战功,成了岳家军中冲锋陷阵的第一位猛将,在高宠未投岳家军前,岳飞称他是‘智勇无敌将军’。
金兵二进中原时,杨再兴在湖北奉岳元帅军令,率五千轻骑兵作先锋驰援朱仙镇。时值寒冬,大雪纷飞,杨再兴率骑兵踏雪急行军。这五千人都是山东兵,听说这次是往老家进军,人人精神振奋,个个斗志昂扬,一路马不停蹄赶到朱仙镇。杨再兴立马路口,远望金兵也是冒雪行军,看阵容有数十万人马。不由暗想:“金兵来的好快!大军离此尚远,也来不及修工事拒敌,如果带这五千人马迎战,无疑是驱羊入虎口,白白送死!”于是下令杨卫火、杨卫塘、率人马就地修建简易街垒,以弓箭阻敌,等待援军。自己单人独骑,迎着金兵冲去。
却说金军统帅‘兀术’这次共带六十五万大军进攻中原。因为岳飞的大军都在湖广剿匪,金兵一路上几乎未遇到像样的抵抗。原计划今日进入汴京,等岳飞的主力决战。前部先锋大将‘雪里花南’率五万人马漫野行军到离朱仙镇三里的地方,突见一名宋军将官迎面冲来。心中甚感奇怪,根本想不到来将竟是冲阵,结果被杨再兴一枪挑飞,紧跟在身后的几名牙门将也在枪下纷纷落马。没有将领指挥的金兵立即停止前进,乱哄哄地不知发生了什么问题。杨再兴运气大喊:“宋军有二十万人马杀过来了!快跑哇!”边喊边抽出腰刀,左手刀、右手枪专找金军的将官砍杀。刀利、马快、人勇,遇刀刀折,逢枪枪断,遇人一溜血。在阴沉沉漫天飞舞的大雪中,金兵也看不清有多少敌人,军心大乱,纷纷后撤。第二队领兵主将‘雪里花北’见前军溃退,还没有问明情况,就被杨再兴一枪刺死。第三队的主将‘雪里花东’只走了三个回合,也尸栽马下。第四队的主将‘雪里花西’忙聚集了八名战将,一拥而上围住敌人。杨再兴如出林的疯虎,刀砍、枪扎,瞬间八名金将相继落马。杨再兴见金军大队人马已溃退了五里远,心想:为了给援军多争取点时间,我必须绕近路冲金军的指挥部,打乱敌人的进攻计划才行!于是拍马斜冲。杨再兴不知道镇外半尺厚的集雪下有一道二十七八丈宽的浅水河,叫小商河;也不知道金兵退走的方向的河道已被临时填平了数十丈宽的一段。结果被河中的污泥、烂草陷住了马腿,杨再兴眼看战马已难以跃出,把枪往河底一插,欲离马跃出,谁知马镫被挣扎的战马压挤在污泥中,急切抽不出脚来。金兵见杀人如麻的宋将陷入河中,大喜若狂,纷纷张弓搭箭向杨再兴射去。杨再兴拔出腰刀拨打雕翎多时,力尽中箭而亡。
宋军岳云率第二队人马到时,金兵已稳住阵势,就地扎下连营。岳云闻报杨将军一人闯敌营未回,急忙下令军兵与前锋营的将士共同守住街垒,也单人独骑杀入敌阵寻找。接踵而来的三队严成方、四队何元庆、五队余化龙、六队罗延庆、七队伍尚志也杀入增援前军将领。这六人都是岳家军的顶尖高手战将,黑夜中把金兵杀的鬼哭狼嚎,金军数十万大军围着六人乱了一夜。黎明时分,岳飞大军到达。岳大帅闻报前军大将皆在敌阵未回,大吃一惊,亲带十三名勇将,每人领一百名骑兵勇士,分头杀入敌阵,找到前队六名战将,河中拖出杨再兴的遗体撤回大营。
岳元帅在朱仙镇大破金兵后,令杨卫火、杨卫塘将杨再兴的遗体送回火塘寨。黄夫人,童百合葬了杨再兴,把心全部放在对杨继周的抚养上。十余年后,残害岳飞的奸臣倒台,朝廷为岳家平了反,正式追封杨再兴为‘武圣候’,‘朱仙镇土地’。并在朱仙镇小商河畔,盖了一所‘杨公庙’为杨再兴树碑立传。童百合遵亡夫遗命,将年仅十六的杨继周送入岳家军。杨继周同诸葛英的儿子诸葛锦、董先的儿子董耀宗等小将,跟着岳飞的二公子岳雷大破金兵,屡立战功,后被朝廷封为潼关总兵官,他是杨家在宋朝的最后一位武官,官秩是正三品。
杨家以后的情况如何?请看下回:“英雄今安在”
http://www.lanhaichuanqi.com/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3 下一条

Archiver|手机版|翔迷社区[FlyFan Forum]  

GMT+8, 2019-6-20 04:44 , Processed in 0.181354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