翔迷社区 - 一个拥有飞翔梦想的无人机社区[FlyFan forum - with  a flying dream]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448|回复: 0

第116章 离别

[复制链接]

299

主题

299

帖子

1217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217
发表于 2017-7-22 21:06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的双眼有些模糊,刚刚真的是小三胖说出了兄弟两个字吗?那时的我,真的很难相信,他竟然会对我说话。
“小三胖。”我蹲下身,抬头看着他。而他的目光也紧紧的盯着我,眼角也流出了泪水。
他知道我是谁,他一定是想起来我是谁了。不然他为什么会哭呢?我告诉自己,小三胖还记得我。
“木。”小三胖又说话了,这次说话的声音,比较大,也比较清晰。如果刚刚听见的“兄弟”是幻觉的话,那么这次一定是真的。
因为这话不仅只有我听见了,就连他的父母也都听见了,并且从房间里跑了出来。
“儿子,儿子。”小三胖的父母牢牢的抱住了他,而小三胖看着他的父母,嘴巴动了动,可能是想要说话,却不知道说什么。眼泪啪嗒啪嗒的留着,看着我也一阵难受。
我走出了小三胖的家,这才符合剧情的发现,这才是我想要的。如果小三胖只是因为我,而变成了永久的植物人,或者是一只是一个弱智的话。那么,可能下辈子,我都会活在那种内疚之中。
天快黑的时候,我回到了加油站。刘亚楠和往常一样,依旧是在哪里玩着手机,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从那次,她向我表白我拒绝之后。她就开始对我不冷不热,可能是因为我真的伤了她的心吧!不过,这样也好,起码我们俩之间一直会保持着那种距离。
这次的晚饭依旧是我做的,刘亚楠吃完之后,就回去休息了。而我自然是将碗筷收拾了一下,然后看着加油站。
便利店内越来越冷,整的我想要趴在那里睡一会,都被冻醒了好几次。为了不感冒,我便不再继续睡了。用手搓了搓有些僵硬和冰凉的脸,然后在便利店来回踱步,来保持身体的体温。
在此时,门外来了一辆车。我立刻迎接了上去,车停在了油箱的附近,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:“加200。”
这只是一辆普通的车http://www.dslinux.cn/npxzz/574.html,并不是什么豪车。如果http://www.qgsyyey.com/changshi/167.html是以前的话,我也会注意,这辆车是不是冥车,这样我也会知道,这个司机是活人还是死人。
可现在对我来说,这些我都不会在乎了。毕竟已经没用http://ccbdf.ycnews.cn/bdf/bdfzl/12816.html了,即便是知道了司机是死人,又能如何?
我有些漫无精心,将油加好后,就来到了车前。用手敲了敲车窗,示意她付款。
可对方却没有一点的回应,我又一次敲了敲车窗,并且说道:“美女,把钱付一下。”
车窗降下,并没有手从里面伸出来,当然也没有钱。而我却听见的是低声的抽泣,像是有人在乎。
难道是这司机哭了?不是吧?你来我这里加油,我给你要钱,这是天经地义的啊!怎么你还哭上了?
我想着,就弯腰向车里看去。女人穿着有些单薄,上身是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,下身着一条红裤子。这打扮,怎么看都像是过春天。
“美女,能不能先把钱付一下?”我又一次开口,这要是知道了,会说你是在我这里加油了。不知道的,以为我怎么滴她了呢?还好这里人烟稀少。
“阿木。”女人抬起头了,看向了我。
再清楚她脸庞的那一刻,我整个人僵住了。但随之高兴了起来,我就知道袁蕾不会离开我的,什么和鬼王的儿子结婚了,这都是骗我的。
我高兴的绕到了驾驶座附近,将车门打开,看着袁蕾说道:“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如果袁蕾在那一刻下车的话,我一定会将其牢牢的抱住,然后不让她在离开我一步。可她并没有,依旧是坐在车上,眼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。
“袁蕾,你怎么了?”我脸上原本的笑容止住,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。
“陈木,我这次来,并不是和你重逢的。而是来和你告别的,以后,我们都不要再见面了。”袁蕾说完话后,将脸转了过去,不在让我看她。
我后退了一步,这怎么可能?为什么会是这样?不是说好的不分离的吗?为什么要离开?离开又为什么要回来与我离别?
有太多太多的为什么,可这些为什么没有人给我答案。我有些慌乱了,想要伸手再次抓住她。可她却直接将车门给关上,玻璃也慢慢的升了起来。
“袁蕾,为什么?告诉我为什么啊?”我用手拍着车窗,大力的拍着车窗。可袁蕾并没有回答我的话,而是直接发动了车,离开了加油站。
我跟着她的车,跑到了加油站的外面。看着那辆车消失在我的视线,我跪在了路边,眼泪不停的掉着。
难道袁蕾真的已经嫁给了鬼王的儿子?可即便是如此,又为什么说出以后再也不见面这种话?要知道,我身上的诅咒,【215】喜在眉梢,唯独她能够解除的。可现在,这又该怎么办?
在我抬起头的时候,感觉脸上有些冷。在看清楚的时候,才知道,第五十八章,原来天空已经飘起了雪花。雪花在灯光下,慢慢的起舞,缓缓的落下。有的落在了我的身上、脸上,有的直接落在了地面上。
“老天爷,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?为什么相爱却又让我们分开?为什么要让我们从此不再见面?为什么?为什么?为什么?”我歇斯底里的冲着天空喊着,从我身边路过的车直接开了过去,根本就没有人理会我现在的感觉。
即便是知道了所有的事情,这又能如何?唐成浩设计出了双七坟叉,制造出了阴阳厉鬼,让我身中冥咒和另外一种两个诅咒。
“老天爷,你玩我玩的还不够是吗?”我有气无力的说着,此时我仿佛突然明白了。真正的伤心并不是大哭和呐喊,而是无声和大笑。
此时的我,就真的想笑。笑这个世界的世事无常,笑我自己的命不由己,笑好人不长命,坏人活千年。
也许我是真的累了,就那样躺在了雪地上,看着一片片的雪花落下。而在我看的正入迷的时候,一把伞出现在了我的眼前,挡住了我看雪花的视线。
拿着伞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刘亚楠,第一百二十九章 道途艰难。我看见她哭了,哭的是那么的伤心,她又是在为谁流泪呢?
http://www.lanhaichuanqi.com/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3 下一条

Archiver|手机版|翔迷社区[FlyFan Forum]  

GMT+8, 2019-6-20 04:44 , Processed in 0.132948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